首页 陷阱也要跳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07章 107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(一)
  
  宋妙里的婚礼在春夏交接之际举行。
  
  池穗穗自然现在是没当伴娘,但是苏绵却还是,她前一天晚上就被宋妙里接过去了。
  
  伴娘礼服是宋妙里挑的,优雅漂亮,又带着一丝小性感。
  
  她没有什么伴娘超过新娘的想法,反正是自己的婚礼,没人能越过她去,而姐妹好看就是她脸上也好看。
  
  苏绵虽然平时穿得很小清新,但穿上礼服,实际上身材却很有料,比起旁人丝毫不差。
  
  而且她皮肤天生白,撑得起很多颜色。
  
  之前池穗穗结婚,她选的礼服不是这样的,就没能太显,这次是让宋妙里惊到了。
  
  “看不出来啊。”宋妙里揶揄。
  
  “宋医生,你在说什么啊。”苏绵坐在床边,“还是想想待会吧,待会我们堵不住房门怎么办?”
  
  她可紧张了。
  
  宋妙里安慰她:“没事,反正都是要出去的,堵不住无所谓,做做样子就可以。”
  
  苏绵被逗笑了。
  
  伴娘不止她一个,但她和其他人都不太熟悉,当然大家就算觉得她家境一般,也都不看小瞧她。
  
  池穗穗和宋妙里都认她当闺蜜,谁敢对她没好脸色。
  
  苏绵也没想着自己要挤进上流圈子里,认识齐家宋家的大小姐对她来说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,每天还是自由自在。
  
  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工作很轻松。
  
  还有吃的东西也挺好。
  
  苏绵不缺钱,池穗穗给她开的工资不低,虽然有两个富婆朋友,但她们出门茶话会都是很普通的地方。
  
  aa她都可以支付得起。
  
  当然池穗穗和宋妙里也不是经常接受,只不过她自己想法是那样,苏绵自己有自己的骨气在。
  
  苏绵正在出神,有人叫道:“来了!”
  
  顿时新房里热闹起来。
  
  虽然大家伙平时都是修养极好的名媛千金,在此刻还是矜持不住的,拐着弯儿地刁难人。
  
  等一切尘埃落定时,苏绵都累了。
  
  她倚靠在门边角落,看人进来,然后是西装革履的宋成睿,他要将自己的姐姐背出去。
  
  苏绵其实见过他,只不过隔得远,两个人甚至都没说过话,所有印象都是通过宋妙里的话。
  
  新娘上车后,她还没走,
  
  苏绵今天第一次穿那么高的高跟鞋,走得累,正轻喘着气儿,胸前起起伏伏,听到身旁一声。
  
  “累了?”
  
  她扭头,看见宋成睿站在她身旁。
  
  苏绵摇头:“没有。”
  
  宋成睿嗯了声,视线从她身上一扫而过,眸光漆黑,点点头,没再问。
  
  婚礼现场依旧盛大灿烂,恍如池穗穗当时。
  
  宋妙里的捧花扔给了苏绵。
  
  她抱着捧花还有点愣神,等回过神来已经是不久后,她端着酒杯,提着裙摆在空地上站着发呆。
  
  几个富家子弟站在另外一侧聊天。
  
  “今天的那个伴娘就是阿睿姐姐的朋友吧?”
  
  “之前听说过,没见过,叫苏绵吧。不是我说,这身材一般人比不上,前凸后翘的。”
  
  “你那前女友不是说很好?”
  
  “那哪儿比得上阿睿姐姐的朋友,人都站你面前了,你们说她有男朋友吗?”
  
  宋成睿皱眉打断:“说够了啊。”
  
  话题戛然而止。
  
  他们几个每天醉生梦死,大概也就宋成睿比较认真点,如今大多数时间搁在公司上。
  
  最后安静了半分钟,才有人继续出声问:“哎,阿睿,你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吗?”
  
  另外有人揶揄:“没有的话,阿睿可以。”
  
  他们这圈子里,就宋成睿洁身自好,出去玩他们叫陪的姑娘顶多喝杯酒,其他事并不沾。
  
  但玩笑总会蔓延到他身上。
  
  宋成睿端着酒杯抿了口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苏绵身上,挑眉笑:“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。”
  
  大家噫了一声,调侃两句,没再讨论这话题。
  
  (二)
  
  婚礼过后,苏绵再度回归正常生活。
  
  她虽然看着年纪小,但平时负责起新闻来,一点也不比老员工差,甚至有隐隐超过的迹象。
  
  池穗穗本就有意培养她,现在更重视。
  
  所以在有一封投稿到新闻社来时,她把这事交给了苏绵,叮嘱道:“我给你安排个保镖。”
  
  苏绵看了看内容。
  
  这投稿也算是举报吧,是在南城的另外一个区,一家人说她们家欠了钱,本来就只要还钱就行,她们都打算卖房还钱的,还没到时间,对方就押着他家女儿去陪酒。
  
  苏绵没想到现在都2020年了,还能看到这种事。
  
  不过片面之词不可信,她还是要自己调查清楚才是。
  
  因为信里给了地址,正好是她之前和穗总、宋医生去过的会所人间,所以苏绵并不担心。
  
  当然池穗穗还是配了个保镖。
  
  不过怕打草惊蛇,这保镖是暗地里的,两个人一前一后,明面上看起来并不认识。
  
  苏绵本来以为信里是夸张说法,没想到现实里更夸张,她差点都惊呆了。
  
  摄取素材之后,她果断打断了里间的行为。
  
  乍然冲进来一个陌生女孩,为首的啤酒肚上下打量,笑道:“小姑娘,你是不是进错地方了?”
  
  依他的眼神,新来的这个更有料。
  
  苏绵一把拉起地上的女孩,“进的就是这里。”
  
  啤酒肚见她的动作,明白了什么,使了个眼色:“你——是要代替她,也可以?”
  
  苏绵冷笑一声: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。”
  
  她直接一杯酒就泼了上去,把那啤酒肚都给泼懵了。
  
  苏绵感觉自己体验到了当初穗总一杯水泼人渣的快乐,还是亲身体验更快乐。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