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妖魔鬼怪入我图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5章 快刀斩乱麻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15章快刀斩乱麻
  
  县尉张翼今年四十有八,正当年富力强时,可家事困扰让他近来神色憔悴,满腹心事。
  
  见陈皋请来的作法道士如此年轻,似不到弱冠,他更是心中没底。
  
  “吴道长当真能解我之惑?”
  
  吴奇也不恼,普通人看医治病尚且更信赖年长者,降妖伏魔方面也逃离不了这个思路,年轻在不少人眼里都代表经验匮乏。
  
  “贫道尽力而为,还请张大人再叙述一下张小姐的事。”
  
  张翼将信将疑,又说了一遍。
  
  “贫道说的不是这。”
  
  吴奇凝视对方,轻声强调:“而是一些张大人隐去没说的事,譬如,王昉是否和令爱私下互相爱慕?”
  
  这话让张翼脸上青一阵白一阵。
  
  好一会儿,他才艰难地开口:“也不敢瞒道长,小女的确和我那侄儿偷偷互诉衷情,定了亲后侄儿离去,小女才对我吐露。”
  
  “家丑不可外扬,还请道长务必帮忙保密。”
  
  “张大人请放心,贫道只为妖鬼而来,其他一概不知。”
  
  见小道士这么上道,张翼顿时放下心来。
  
  吴奇继续询问:“张大人,王昉离开后,令爱曾一度陷入昏迷。不知昏迷前后,有无什么怪异或反常之处?”
  
  张翼摸着胡须,细细回想:“小女前后并无明显差别……只是昏迷前,小女沉静内向,大病之后要活泼一些。小女与我那女婿成亲后十分恩爱,这我一眼便知。”
  
  吴奇默默记下。
  
  大病后又初为人妇,有变化也属正常。
  
  接下来,吴奇见到了留剑州成亲的婉娘。
  
  婉娘生得小家碧玉,面容幼嫩,二十五岁依旧是一副二八年华的少女脸。她目光清纯,毫无忧色,一看就知家里呵护极好,没经历过什么苦难。
  
  “民妇婉娘见过道长。”她很懂礼数地作揖:“多谢道长出手相助。”
  
  “女居士客气。得罪。”
  
  吴奇一捏剑指,重阳从背后景震剑里飞出,化作一道红绳将婉娘全身缠住。婉娘尖叫挣扎,却被茱萸精死死锁住,无法挣脱。
  
  一旁张翼勃然色变:“道长,这是……”
  
  吴奇手持含象镜,冷冷看着婉娘:“我说,你答,否则拘你入镜。”
  
  婉娘慌了神:“父亲救我!这妖道要害我。”
  
  陈皋在旁拦住张翼:“张大人且放心,我师弟做事一向干脆准确,您马上就懂了。”
  
  吴奇扬起含象镜,上面亮起一颗星辰:“你是妖族,还是鬼物?”
  
  重阳一锁住婉娘就发现她为鬼魅,寄生于这具婉娘肉身上。
  
  “或者是,幽。”
  
  吴奇声音里带了几分杀气。
  
  婉娘吓得赶紧辩解:“你凭空诬赖好人,你到底是哪个山门的道士,怎么胡说八道!我才不是幽!”
  
  “那你是谁。”
  
  吴奇拔出景震剑,法剑剑尖距婉娘胸口只有不到一尺:“不管你是哪里的鬼魅,抢夺阳魄,作祟人间,都得到监幽卫大牢走一遭。”
  
  “别,别!”
  
  婉娘脸色骤变:“我不是幽,也不是厉鬼,我是玥娘。”
  
  “玥娘?玥娘早死了。”
  
  吴奇手中法剑挺进一寸:“大胆妖孽!竟还狡辩,给我如实招来。”
  
  “我没有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  
  婉娘一脸求助地看向张翼:“父亲,你脚上有两个疤,是我小时候用针刺你留下的。”
  
  “还有,妹妹不知道,你曾想要娶一位小姐。只是那小姐与你踏青后就不慎溺水而亡,你这才断绝续弦念头,认为受老天责罚,是天煞孤星的命格。”
  
  “还有还有,我并非如大多人所知是病死,而是摔死,因为攀高而摔死。你为了掩人耳目,避免沦为笑话,所以对外宣称是重病猝死,小妹也不知道。”
  
  “还有还有还有,你很喜欢一匹枣红小母马,它病死后你哭了好几天,后来还找了僧人给它超度,它就叫婉娘。后来小妹出生,你也给她取了同样名字,是来纪念这匹马……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