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重生从小钱挣起 书架
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
A- 16 A+
第10章 抓黄鳝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第10章抓黄鳝(求收藏投资推荐票)
  
  四位小伙伴明显在这等了有一会了。
  
  之所以没有进粮站直接找陈理,这主要归功于陈理老爸的“恶名”!
  
  陈理的父亲陈国富以前是军伍出身,退伍之后进了粮站工作。
  
  即便离开了部队,陈国富仍然保留许多在部队时留下的习惯。
  
  比如早起,再比如锻炼,最关键的是他不光自己锻炼,陈理陈雪两兄妹也没有被他放过。
  
  锻炼身体陈理可以理解,但是要求两兄妹非得把被子叠成豆腐块,这就有些过分了吧?
  
  反正陈家两兄妹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,以前没少因为一些事情跟陈国富顶嘴。
  
  而在这年头,跟父亲顶嘴的下场...一般都不是很好。反正陈理小时候,那是真没少挨打。
  
  挨打其实不是最过分的事情,最过分的事情是罚跪。
  
  那可不是在家里关着门罚跪啊!而是让陈理跪在粮站大院的院坝里跪着。
  
  如果是平常家里倒也好说,但是粮站那是什么地方?
  
  现在的粮站虽然没落了,但是早期的粮站可是被誉为“金饭碗”啊!
  
  所以那时候的粮站,经常会出现一幕奇葩的景象。
  
  整个二龙镇的农民伯伯推着独轮车,挑着粮食来粮站交公粮,结果一个小屁孩直愣愣的跪在粮站的大院坝里。
  
  可以说,这给当初还很幼小的陈理留下了极为深刻的“心理阴影”。
  
  不过还好,打小陈理的脾气就有些犟,跟他老爸陈国富一个脾气。
  
  被罚跪的次数多了,陈理的脸皮也就变厚了,后来他甚至能一边跪着一边跟来交公粮的农民伯伯聊天。
  
  但是这也造成了一个影响。那就是整个二龙镇的大人小孩几乎都有一个共识,那就是陈理的父亲陈国富...很歪!
  
  “很歪”是川省的一句方言,就是形容一个人很凶,脾气很不好的意思,同时也有很厉害的意思。
  
  所以说,整个二龙镇,但凡知道粮站陈国富的人...都知道这位的脾气有点暴躁!
  
  小孩就更不用说了,反正从小到大,陈理家里几乎就没什么同学或者是小伙伴愿意来。
  
  所以这四位小伙伴宁愿在粮站大门外等陈理出来,也坚决不去他家里叫他。
  
  “陈哥,我家里的夏菇草快晒干了,到时候我给你拿过来。”
  
  “行。”
  
  “理哥,我家里的蝉壳子(蝉蜕)有不少了,哪天你帮我卖一哈。”
  
  “要得。”
  
  “小理哥,我弟弟今天抓了一条乌梢蛇,你明天...”
  
  “滚!”
  
  “叫你弟弟以后别去抓蛇了,抓了蛇我也不帮他卖,下次带他出来跟我们抓黄鳝。”
  
  “哦!”
  
  陈理领着自己的妹妹以及四个小伙伴,并没有直接去往田边地头,而是...去了副食店。
  
  “一人一个。”
  
  陈理打开冰柜,从里面拿了五根两毛钱的冰棍,一一给几个小伙伴递了过去。
  
  “谢谢理哥!”
  
  “谢谢陈哥!”
  
  小伙伴们没有推辞,显然这幅场景已经不是头一次了。
  
  “你吃这个。”
  
  陈理自己手里拿着两毛钱的冰棍,然后把一根五毛钱的奶油雪糕递给了陈雪!
  
  做为亲妹妹,待遇自然是不一样的,陈雪接过奶油雪糕,美滋滋的咬了一口,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满足。
  
  陈理付了钱,领着一帮大孩子穿过场镇朝二龙河走去。
  
  不过他们的目的地并不是二龙河,而是那条跟二龙河相接的小水沟。
  
  当手里的冰棍跟雪糕吃完,众人也就到了目的地。这条小水沟及长,几乎贯穿了整个二龙镇。
  
  之前陈理抓黄鳝,一般都选择去田间地头,但因为黄鳝的价格上涨,田间地头抓黄鳝的人也变得多了。
  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